石家庄小说网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女生网

有妖气客栈 第六十五章 镜子

来源: 分类:女生网 查看:23次 时间:2019年05月31日

有妖气客栈 第六十五章 镜子

对镇上百姓,这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夫而言,大秦人粮队路过,岂有不购之理?

因此在余生去做饭时,他们已经把红头巾矮人围住了。

后来余生索性也不做饭了,在人群外蹦跳着,千方百计想挤进去,“让让,让我也看看。”

只是他人低言轻,谁也不让,倒是让周九章看的直乐,忘记了对麻婆豆腐的期盼。

“谁的钱袋掉了?”见挤不进去,余生在外面大喊一句。

乡亲们无人低头。

余生只能掏出一枚铜钱,向地上一丢丢,铜钱清脆声音立刻引起众人查看。

余生趁机挤进去,“让我看看,客栈粮食不多了,我正要买呢。”

里正将铜钱丢桌子上,拍在余生后脑勺,“你个败家玩意儿,荒着地坐吃山空,现在把老余留下的几大缸粮食败光了?”

余生嘻笑道,“张叔,生意好了消耗大,你应该替我感到高兴。”

他捡起桌上的粮簿,指着麦子、豆子、稻米要了许多。

三尺高的红头巾矮人站在凳子上,随着余生在一个单子上划勾,几袋就是几道勾,大秦人只看得懂这个。

翻到后面时,余生惊讶道:“咦,这儿有菰米?来一袋,咦,还有药草种子?”

余生急忙挤出去把草儿拉来,他又掏出一枚铜钱准备故技重施,谁知大家见草儿过来了,整齐的让开位置。

“搞没搞错,我的地位还不如她。”余生嘀咕着进了后厨。

大堂内依旧拥挤不堪,楚辞和周九章三人无聊,坐外面看大秦人在小人指挥下,按着单子从驮兽背上取粮。

三个大秦人在干活时,不时从一头驮兽背上取一块门板大小的饼子,随手塞嘴里。

有渣子掉下来时,他们宁愿手中粮食掉地上,也得用手把渣子接住,然后塞回嘴里,留一脸满足。

“我看饿了。”周九章趴在桌子上说,还吞咽一口涎水。

卜居正在品酒,楚辞看着坐旁边位子的两个说书人入神,没人搭理他。

“对了。”周九章忽然坐直身子,“听乡亲说竹林那边有竹鼠出没,我们回去时打几头如何?”

“行啊。”楚辞回头说。

“哗”的一声,后厨传来翻炒时的扑鼻香,周九章又卧倒在桌子上,“我更饿了。”

好在不等片刻,余生就把菜端了出来,陪麻婆豆腐的还有一份儿炒青菜。

那一男一女说书人也有一份儿。

这让女子感恩戴德,拉着男子站起来不住向余生弯腰道谢。

余生颇不自在,摆了摆手后赶紧逃走了。

周九章望着豆腐,一时竟然有些下不去手,让楚辞很讶异,“你改性子了?”

“佳肴第一口才是可口的,你们知道为什么?”周九章见两人摇头,继续道:“因为有期待感。”

“期待感一旦被满足,整个舌头都会跳起来,再也忘不掉那美味。”周九章推销着自己的美食哲学。

他指着乳白瓷盘上红白绿相间,却一丝热气也无的菜肴,“这道菜色味俱全,我得把自己养馋了再吃。”

卜居对楚辞轻笑道:“那我们多吃点儿,让九章多馋会儿。”

周九章立刻不依了,“别介,还是让我来先尝尝。”

他飞快的夹一筷子,急吼吼丢嘴里,“哈,好烫,好烫。”

楚辞正放嘴里,闻言停下来,“烫还不敢快吐出来。”

“嗯~”周九章摇着头咬一口,只觉小小一块豆腐在口中迸发出大活力,麻、辣、烫、嫩、香、鲜一起攻上味蕾。

周九章忙又夹一块,稍微吹了吹就放到了口中,即便方才已经在舌尖烫出一泡来也制止不住他。

“爽。”周九章叹道,对又端菜出来的余生道,“余掌柜,我彻底服了。”

余生纳闷,“服什么?”

“你的厨艺。”周九章指着麻婆豆腐说,“牛肉末配豆腐相得益彰,真不知你怎么想出来的。”

余生谦虚道:“哪里,哪里。”

楚辞也尝一口,缓缓咀嚼品味后道:“余掌柜就别谦虚了。”

“谦虚?你们多虑了,这压根不是我想出来的。”余生逗完他们三个,又回去烧菜了。

被耍的周九章一点也不恼,他追上去问放了什么调料,然后盛三碗白米饭端过来。

“这道麻婆豆腐最下饭。”他坐下说,却见卜居面无表情指了指那盘被忽略的炒青菜,“你尝尝这个。”

“怎么,没熟?”周九章夹菜时说。

不怪他这样认为,只因青菜嫩绿,不沾一丝油星,仿若摘下来洗了就端上来了。

一根青菜入口,轻轻一咬,有汁溢出,不等漫到舌尖上,香已在口舌之间弥漫。

当菜被彻底嚼碎后,周九章不再说话了。他一直嚼着,直到烂无可烂,才不舍的咽下去。

但惊喜还未断。

在青菜落入肚子时,一股暖气缓缓扩散至四肢百骸,让他浑身暖暖的。

这股暖,仿若冬日的暖阳,即便在炎炎夏日,也不觉难受。

“这是灵力?”周九章不可置信的问。

楚辞点点头,“我也感觉到了。”

青菜之中的灵力不多,即便对于二钱武师的周九章来说也微不足多,遑论他有三钱实力。

但这股灵力之纯,在他三钱内力的汪洋之中,也能轻易察觉到。

他的内力若被这股纯正灵力长期滋养,同段位的武师人之中,将不会有人在内力上是他对手。

“我终于明白狗子吐青菜时,余掌柜为何骂它不知好歹了。”卜居说。

周九章记起来,“听余生说,这青菜种子来自招摇山。”

“难怪。”楚辞道。

“顶级食材配上顶级厨艺,绝了。”卜居说,“只这一道菜,就能把寻味斋比下去。”

他对周九章道,“你不是看不起寻味斋掌柜的为人么?不如把余掌柜请到扬州城和他唱对台戏。”

周九章瞥一眼余生。

见他正端一盘青菜,让里正他们尝着,不时吹嘘自己的厨艺,在惹来旁人赞叹时又故作谦虚的沾沾自喜。

周九章摇了摇头,“算了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,省的到时再也尝不到这等美味。”

楚辞又在注意旁边两位说书人谈话了,听他们尝到余生烧制的菜肴后,女子高兴道:“哥,这菜真好吃。”

男子点点头,听女子又道:“有这样美味的镇子一定不是普通的镇子,镜子一定在这里。”

镜子。楚辞在夹菜时,轻轻嘀咕一句。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