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家庄小说网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武侠

风云闪电侠 第二三五章

来源: 分类:武侠 查看:6次 时间:2019年06月06日

风云闪电侠 第二三五章

第二三五章-

(谢谢“蒜是哪棵葱”、“书友”的打赏。)

衡州城,太守府内,此时已是乔兴主政,他有将军的官身,虽然是刚刚从永州败下阵来,城内的大小官员也不敢对他低看。

因为乔兴乃是乘王的宠将,而且乔兴守永州时,与大将军戚光绪一起,凭借不足万兵的实力面对广王聂风的十万大军守城数日,谁人不敬佩。

自从接到了乘王的命令后,知道乘王大军将要到来,只需要他守护衡州城两日就可。于是乔兴就紧锣密鼓,开始布置城防。

前段时间,他被乘王指派随大将军戚光绪一起驻守边境,更被暗示让他多向戚光绪学习兵法韬略。乔兴十分刻苦,已学到了许多东西。

这时候,他是衡州城的主将,顿把所学运用出来,实施在城防之中。

但,乔兴也知道,面对绝世高手,城防几乎无用,只能用来对付兵卒。所以,乔兴专门抽调军中的武功好手,组建了一只百人的弓队,用以配合自己对付武功好手。

在永州之时,他可是见识过广王聂风的绝世武功,百人弓队就是针对聂风的武功进行设置。

因不知道广王军何时会到来,何时会攻城,就算到了晚上,乔兴都不敢睡着。就坐在城头打坐休息,同时一面修炼武功。

三年多的时间过去,他的降龙真气更加浑厚,掌法也更加熟练。每一掌打出都可闻龙吟震动,可见掌气化形。

但见他抱掌在身前,两掌间降龙真气涌动,便也有丝丝的龙形化出,看去,就似在他的两掌之间盘踞了数条小龙。

别看着这数条气劲所化的小龙在他掌中时十分微小,但只要推掌放出去,就可开山劈石。刚猛至阳,锐不可挡。

夜里,星空漆亮,微风清冷。

突在这时。只见城下一道白亮的身影赫然出现,直往城头掠来。他的身后,跟随数百黑甲兵士,足尖点地,也是脚步飞快。

幕地。城头的守兵大惊,敲响大鼓,大声吼道:“敌人来了,敌人来了,广王聂风来袭城了。”

乔兴英目一凝,双掌按地借力,急忙向鼓声传来的方向掠去,他的身后

风云闪电侠  第二三五章

,百名弓手尾随而行,直掠过去。

同时。鼓声一阵接一阵的响起,整个衡州城,瞬间进入警戒状态。

城内的五千守兵,长枪簇簇,冲上城墙,立满城头。

夜中,灯火下,白亮的身影正是身着白色亮银甲的广王聂风。

聂风到了城下,一掠数丈,脚上转着风神腿腿法。轻轻一旋,顿把射向他的利箭扫落在地,跟着他的身子一纵,拔起老高。整个人已经架临城墙上空。

他的手上雪饮刀布满寒芒,一出手就是“惊寒一瞥”,寒绝、霸绝,最直截了当的一刀,向着城墙劈下。

正当他的刀芒要劈开城墙之际,嘭一声。一跟翠绿的竹杖出现在了他的刀下。

打狗棒,乔兴,到了!

“聂风,休想破开城墙!……”

乔兴接了聂风一刀,只觉虎口巨震,瞬间麻木,打狗棒也把持不住,夺一声摔落,深深插进城墙里。

聂风身影一顿,满面平和,并没有继续出刀,“又是你这个小将,我看你的武功不错,日后也必能成就无上武道,带着人退走吧!我可以放你一马……”

乔兴冷冷大笑:“哈哈,聂风,那日在永州,我一直未曾与你正面交手,今日就让我用‘降龙十八掌’好好向你讨教……看看你‘风中之神’的威名是否真有其实?”

说着双掌一翻,“飞龙在天”打了出去。

聂风暮地收回血饮刀,插回后背,朗朗道:“好!我聂风就用风神腿陪你过几招。看看昔年丐帮老祖洪七公的绝世掌法,到底有什么独特之处。”

聂风腿动,“风中劲草”踢出,不仅以绝快之速攻向敌人,更有巨大的劲道袭向飞腾在半空中的龙形气劲之上。

与此同时,聂风带来的百多人与城头的守兵开始交手。

而远方,漆黑的夜里,正有密密麻麻的广国士兵等待着。

聂风不愿如攻打永州时一样伤兵损卒,所以才会亲自带领属下高手来破城,打算先杀了守将再趁势攻入。

交招数次,乔兴顿感压力倍紧。在聂风的腿下,风劲狂猛,他的降龙掌气所化出的巨龙,每次都被瞬间震散。掌劲中的龙吟之声,也似是变成了凄惨的悲鸣!

乔兴越战越惊,深知不是聂风的对手,猛一招“神龙摆尾”拍出,急忙向城头飘落,同时尖声厉啸,招呼准备好的百名弓手出招。

聂风紧追而至,可一瞬间内,百支利箭尖锐破风,顿把他笼罩在其中。但见他嘴角一凌,不禁怒了:“竟然藏有弓手,打不过,你就想暗算吗?”

冷啸声中,赫然回手抽出雪饮刀,“冰封三尺”,刹时一股刀劲凝如冰壁,厚逾三尺,已把自身笼罩在其中。射来的利箭僵在半空,再也进不的分毫。

众弓手惶恐大惊,正要出第二箭,聂风又是横刀飞舞,得自猪皇指点而学会的刀法“创刀”施展,“横眼千夫”一招祭出,刀芒之中,满是冰冷杀意。

为了以最小的伤亡攻取衡州城,聂风再不留手。

刀芒所向,一片血光洒落夜空。

乔兴趁着聂风飞斩弓手的时候,大掌猛盖,龙战于野,已经属定了拼命的打法。

龙战于野,其血玄黄,满是悲恸之意。

但,降龙十八掌虽然厉害,他练功不过三四年,怎是聂风的对手。就算拼命一击,也难伤到聂风分毫。

聂风也不转刀来战,腿一动,雷厉风行,人如旋转的陀螺一般,瞬间从半空插下,直刺向乔兴的胸口,一脚把他踢飞出数丈。

乔兴半空中喷血,倒飞而去,直接落下城头,往城内的屋舍上撞去。哗啦一声,一座楼房被他从顶上撞出一个大洞,屋瓦碎落一地。

聂风再不顾任何,起刀猛斩,顿把城墙破出一个巨大缺口,同时大叫道:“众兵听令,与我杀进城去,开城门,破敌城。”

刹时,随聂风而来的百多人由缺口处涌入城中,冲杀着敌兵攻破城门,城门大开,城外等待着的大军汹涌冲入,衡州府满布杀声,破城已不可扭转。

乔兴强撑着重伤的身子爬起,冲出来一看,只见火光中密密麻麻满是敌军。他知道衡州已守不住,只觉痛心不已。

但,若是守不住衡州城,他需要尽快飞鸽传信,通知乘王。

于是,乔兴纵起身子,急往城中一处楼房扑去,那里,正有准备好的传信鸽子。

翻掌震开囚禁鸽子的牢笼,十多只信鸽扑腾翅膀,往夜空中飞去。

只要这些信鸽能传出信报,乔兴相信,乘王大军而来,定可再次夺回此城。放飞信鸽,他再不敢停留,寻着城中暗巷,往偏僻的农家屋舍里觅地躲藏,此时受伤太重,他就连突围也无力为之了。

然而信鸽才飞上半空,还未转道离开,暮地城外的暗夜中,笑三笑连续喷吐出烟雾,顿时烟雾化为箭形,飞窜而上,顿把信鸽全部射落半空。

“想要通风报信?嘿嘿!云乘风,今次你就等着命丧衡州城吧!”

笑三笑的声音,冷邪诡异,犹如夜里的鬼魅之声。

(群,诚挚邀请,萌货等你,一起嗨翻天!)(未完待续。)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