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家庄小说网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历史

梦道霏花 第二十四章 战白虎

来源: 分类:历史 查看:12次 时间:2019年05月31日

梦道霏花 第二十四章 战白虎

九玄刚想问他们想怎么牵制眼前的这个大家伙,还未开口,他却发现原本目露凶光的云灵白虎此时正满脸茫然的看着四周,那副模样就好似瞎了一般。

见云灵白虎这副模样,九玄疑惑的回头看了看儒墨辰二人,发现儒墨辰手上正在散发出一阵阵淡紫色的光晕,见九玄望向自己,儒墨辰冲他一笑说道:“我的功法的确是没有什么攻击能力,但是短时间帮你牵制住它,让它丧失五感我还是能做到的。”

儒墨辰的话让九玄一惊,心中暗想道:“让生物丧失五感吗?这能力倒是可怕的很,若是两个实力相当的人在交战之时中了这招,那人怕是瞬间就要命丧黄泉。”容不得九玄多想,只听秦少白缓声说道:“九玄哥哥,你听我说,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疑惑,等我们渡过这次的难关,我会一一和你解释,现在最重要的是杀死眼前的这头云灵白虎,不然我们今天都要死在这里。”

九玄点了点头,知道秦少白说的对,现在的确不是想别的问题的时候,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把眼前这头骇人的云灵白虎给杀掉,不然说什么都是白搭。握了握手,九玄感觉手上已经能使上几分力气了,刚想要提剑向着云灵白虎冲去,却听秦少白接着说道:“九玄哥哥,这头云灵白虎乃是天生异种,皮毛硬如钢铁,只有腹部和眼睛是它的弱点,别的地方都极难对他造成有效的伤害。”

听得此言,九玄抬剑向着云灵白虎的眼睛刺去,似乎是察觉到了危险,只见那云灵白虎摆了摆头,避开了这一击,就在九玄想要抬剑再刺的时候,却见那云灵白虎仰天长啸一声,这一声虎啸使得整个森林中的鸟兽都处于一种惊慌的状态,望着漫天的飞鸟,九玄擦了擦汗喃喃道:“没想到仅仅只是一声虎啸威力竟然如此恐怖,这就是妖兽的实力吗?”

在发出这声虎啸之后,只见这头云灵白虎周身气势开始不断的提升,九玄回头看了看儒墨辰,发现他已经是满额头是汗,看来现在的云灵白虎也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压力,九玄握了握手中的剑,心中似乎多了几分自信,这时那云灵白虎周身的气势也终于停止了增长。

在它周身气势停止增长后,这头云灵白虎冷冷的看了九玄三人一眼,见此,九玄知道这意味着儒墨辰已经控制不住它了,未等九玄思索该怎么办的时候,那头云灵白虎却口吐人眼的说道:“蝼蚁们,你们居然妄想伤我,很好你们成功惹怒了我,现在就是你们付出代价的时刻。”

听它口吐人言,九玄有些惊讶的望了他一眼,一抬头,刚好对上云灵白虎那宛若冰窖的目光,这个眼神看的九玄心中直发寒。这时,却听秦少白说道:“九玄哥哥,不要盯着它的眼睛看,这头云灵白虎怕是在它的族群中也是不凡,能够在这个境界口吐人言,足以证明它天赋异禀。”

未等九玄回答,那头云灵白虎却是向着秦少白那边瞥了一眼后,自傲的说道:“你这小东西倒是有几分见识,我正是云灵白虎一族的七公子。”秦少白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开口说道:“原来是七公子殿下,那不知你可识得此物?”说着只见秦少白拿出来了一方紫色的令牌,令牌边上雕有两条盘龙,,令牌的中间隐约可见一些繁复的花纹为底,在这上面似乎写着一个秦字。

九玄望着那个秦字有些疑惑,心中暗道:“这东西看上去很不一般的样子,难道是这个小家伙父亲的?若是这样的话,那么也就可以解释之前他种种怪异的表现了。”那头云灵白虎自从看到了那方令牌之后就陷入了沉思,似乎在想着些什么,望着它这幅样子,九玄只想给它一剑,但是想到它被封了五感之后都能做出反应闪避自己的意见,九玄就不由的自嘲般的笑了笑,喃喃道:“真就像是师尊说的,我这剑术练的连皮毛都算不上,这拿出来还真是丢人啊。”

见云灵白虎睁着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手上的令牌看,秦少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悦的神情,把令牌收起来后,冷声道:“你可看完了?”云灵白虎有些惊疑不定的看了看秦少白,开口说道:“这令牌是你从哪弄来的?”秦少白冷哼一声,寒声道:“这也是你能问的吗?”

见他这幅样子,满脸苍白的儒墨辰扯了扯他的衣袖说道:“你这不是在激怒它嘛,万一它一生气给我们都杀了,那我们不是很亏。”听得此言,秦少白自信的笑了笑说道:“我谅他也不敢,你无需担心的。”话音刚落,却见那云灵白虎一脸愤怒之色看向秦少白,寒声道:“小家伙,你说的没错,我的确是不敢,但我也只是不敢动你而已,毕竟你身后有那个人庇佑,不过这两个人的性命嘛,我就收下了,相信那位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!”

说着,只见他挥动着一只巨大的虎爪向九玄拍来,九玄纵身一跃却是躲过了这一击,未等他站稳,那云灵白虎又是一爪向着九玄拍来,堪堪躲避过去弄得九玄狼狈不堪,望着九玄的模样,儒墨辰有些埋怨的说道:“小家伙,都怪你,你说不激怒那个大家伙,现在是不是就没事了。”

秦少白没有回他的话,望着在那逞凶的云灵白虎,他嘴角浮现出一抹不屑的笑,冷声道:“不知死活。”说着只听他吹了一个特别响亮的口哨,见他这幅样子,儒墨辰有些担心摸了摸他的额头,开口说道:“小家伙,你是不是病了啊。”这时,却听一阵破风之声传来,接着一个身着黑袍的男子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,这人一身黑袍,背后背着一柄巨大的剑,因为黑袍宽大的原因,所以看不出来这人的身形样貌。

望着这个黑袍人,儒墨辰有些呆滞的问道:“这是你召唤来的?”秦少白没有说话,但是这黑袍人的动作却是已经给出了答案,只见他向着秦少白单膝跪下后说道:“末将白。”未等他说完,却听秦少白说道:“无需多礼,起来吧。”看着应声起来的黑袍人,儒墨辰有些疑惑的说道:“既然你身边有这种修为高深之辈,当初为什么要慌慌张张的逃进客栈?”

秦少白瞥了他一眼,冷声道:“我说过我给你们一个解释的时候,现在还是把这头畜生解决了最重要。”说着秦少白对那黑袍人下了个帮助九玄的命令,只见那黑袍人拔出后背的大剑就向着云灵白虎冲去。看着他拔出来那柄满身漆黑且残破不堪的大剑,九玄和儒墨辰都有些怀疑这东西真的能战斗吗?

不过瞬间这个黑袍人就给了两个人答案,只见他用大剑一拍,竟把那只云灵白虎拍出去足足有五步远,这份力量真是够骇人的了。似乎是被打痛了,那云灵白虎怒吼一声,盯着黑袍人冷声道:“蝼蚁,你竟敢伤我,我今天就要你死!”说着,只见这云灵白虎的的身体开始发出一阵阵云雾之气,使得它的身子都有些虚幻起来了。

见此,那黑袍人用他沙哑的嗓子不屑的说道:“雕虫小技。”说着,便向着那云灵白虎冲去,刚好此时云灵白虎也蓄好了力,一人一虎瞬间撞在了一起,九玄见此,也急忙进入到了战圈,望了望还在天空中和黑袍人角力的云灵白虎,又看了看云灵白虎的肚皮,九玄嘴角浮现出一抹坏笑,只见他把手中剑划向云灵白虎的肚皮,瞬间鲜血直流。

腹部的疼痛让云灵白虎顿时使不上任何力气,因为失去了力量的支撑,它被黑袍人瞬间打飞了好远,云灵白虎落在地上看了看自己留了一地的鲜血,又看了看九玄,似乎要把他的样子记在心里,望着云灵白虎那仇恨的目光和它那狼狈不堪的模样,九玄有些于心不忍的闭上了眼睛。

这时却听那云灵白虎说道:“人类用不着你摆出一副假惺惺的样子,今天的事情我记住了,但愿你好好活着,日后这笔账我会向你讨回来了。”话音落下之后只听他发出一声奇怪的吼声,然后只见云灵白虎的额头隐约浮现出一个印记,接着只见他的虎背上长出来了一对洁白翅膀,望着那对翅膀,秦少白有些不可置信的喃喃道:“难道是圣兽血脉,这怎么可能?”

未等他看仔细,那云灵白虎却是双翼一展,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,望着消失的云灵白虎,九玄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他冲着黑袍人行了一礼说道:“多谢前辈救命之恩,今天如果不是前辈搭救,怕是我们三人都要交代在此处了。”黑袍人摇了摇头,落在了秦少白的身边,见此,九玄也走了过去。

秦少白看了看九玄和儒墨辰,无奈的笑了笑说道:“好吧好吧,我这就给你们个解释。”这时,黑袍人似乎要说些什么,秦少白摆了摆手说道:“白,我都知道的,没事,不用担心,他们是可以相信的人。”望着有些疑惑的儒墨辰和九玄,秦少白冲他们笑了笑说道:“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疑惑,我这就给你们解释,不要急。”

猜你喜欢